首页 会议宝典 正文

女子看病遇到“热心人”,花三千多元做了“多余的手术”?

时间: 2020-02-07| 查看: 1391| 来自: www.tsmeeting.com

  近日,市民廖女士向晚报报料称,她到市内一家医院看妇科,轻信一女子的介绍,转而来到北极广场旁的桂大门诊,花费三千余元接受了囊肿摘除手术。

  术后,廖女士觉得自己遭遇医托,上当受骗,于是向市卫生计生监督所投诉。目前,市卫生计生监督所已对桂大门诊立案。

  看病遇到“热心人”

  廖女士家住临桂,家里已有一个孩子。最近,她和老公打算要二胎。“因为有妇科病,我就想到市中医医院开些药调理一下。”廖女士说,她几个月前在另外一家医院看过,医生说她的妇科病并不严重,建议吃些中药调理。

  6月30日,廖女士来到桂林市中医医院,挂了号后,就在二楼妇科门诊等待区等待叫号。

  “有个看上去三四十岁的胖女子坐我旁边,主动跟我搭讪,问我是看什么的,我说看妇科,她说她也来看妇科。”廖女士回忆。

  因为都是看同样的病,胖女子非常热情,通过拉家常的方式,获得了廖女士的信任。她们聊了没多久,又有一个偏瘦一点的女子出现,说中医院有位非常有名的妇科医生姓邹,以前在三楼坐诊,擅长中医调理。“瘦女人说自己原来也有妇科病,就是被邹医生看好的,但邹医生现在已不在中医医院,而是在北极广场的桂大门诊。”廖女士说。

  廖女士说,胖女子听到这个消息,就立刻说不等了,让廖女士和她一起去桂大门诊看病。听了瘦女子的话,廖女士本来就有些心动,加上还有个同伴陪自己,于是就和胖女子一起打车到了桂大门诊。

  就诊后做囊肿摘除手术

  廖女士和胖女子刚到桂大门诊,门口就走出一名女子,主动与她们搭讪,得知她们是看妇科,就非常认真地向她们推荐邹医生。廖女士和胖女子一起上了二楼,分开就诊。廖女士单独做了一系列检查,最后接受了囊肿摘除手术。

  收费单显示,廖女士花了3330元,其中包括手术费1280元、宫颈修复消融术680元、治疗材料费500元等,不包括后续输液治疗费。

  回家后,廖女士把自己的经历告诉了丈夫唐先生。夫妻俩通过搜索和咨询后,觉得遇到了医托,上当受骗了。

  7月1日,廖女士和唐先生一起到市卫生计生监督所进行投诉,工作人员对他们的投诉内容进行了登记备案。

  已退回全部诊费

  7月3日,廖女士告诉记者,桂大门诊已打电话通知她去商量退款的事情。“当天我见到了‘桂大门诊负责人’。他们(医院方)答应给我全额退款,但要求我写下字据,说从此以后出了任何事情,与医院无关。”廖女士说,她没有答应这个条件,最终写下“如果以后手术没有后遗症就不追究”,并收到了3330元全额退款。

  7月3日下午,记者来到桂大门诊,在二楼见到了给廖女士看病的邹医生。

  邹医生认为,廖女士在桂大门诊做的检查报告里,明确有宫颈糜烂伴有宫颈多发性纳氏小囊肿,“做了囊肿摘除手术,病就看好了”。邹医生还说,“来看病的肯定是经过同意的,并没有人强迫她(廖女士)过来”,“有些人看了病之后,反咬医生一口,这样的情况医生也没有办法”,不存在医托现象。

  7月8日,记者把廖女士的检查报告发给了桂林市中医医院的妇科医生。医生表示,按照报告单,廖女士的病属于普通的阴道炎和宫颈炎,应在控制好阴道炎后做宫颈的微波治疗。廖女士目前暂不需要手术,如果经检查宫颈囊肿多的话可进行微波刺破放液,少的话不用处理。

  此外,记者从市卫生计生监督所相关人员处了解到,给廖女士看病的邹医生有相关行医执照,但此前并不在桂林市中医医院工作,而是在广东中山市某专科门诊,未在桂林桂大门诊部办理执业注册登记手续。经核实,桂大门诊《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具有妇科专业,但给廖女士做白带常规检查、血液常规检查等各项化验的检验员并没有取得相关检验员资质。并且,在今年5月29日,桂大门诊还有另一项已被查明的非技术人员从事相关医疗工作的行为。两案合并,按照《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相关规定,符合吊销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条件,目前相关工作正在进行中。

  ■记者手记希望不再有人重复廖女士的经历

  采访中,廖女士和她的丈夫唐先生多次强调,他们怀疑第一次遇到的两个女子就是配合好的“医托”。廖女士对胖女子利用她的信任非常气愤,一度想要在医院蹲点找人然后报警。

  但茫茫人海,这一切又谈何容易。虽然廖女士拿回了医疗费,但她仍然希望得到整个事情的真相,想知道自己遇到的到底是不是“医托”,如果是,又应该如何惩治?我们也希望市民能有一个放心的就医环境,希望不再有人重复廖女士的经历。

  记者刘净伶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