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会议酒店 正文

掌掴班主任律师:杜绝类似悲剧 须明确教师惩戒权|忏悔信

时间: 2019-08-31| 查看: 820| 来自: www.tsmeeting.com

“掌心主任”被告写了一封供认信,要求父亲为他的老师当天认罪

8月1日,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在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有必要澄清教师处罚的权利。首先,为了解决教师不敢管理和不愿管理的问题,教师有责任和义务让学生负责管理教育;二是解决不端行为和管理不善的问题。在过去,有一些教育不当和过度惩罚的案例。这一次,教师的纪律处分能力可以使教师和家长对统治者进行判断并避免使用。造成家庭和学校冲突等问题。

与此同时,在“20年后,班主任”的情况下,该党首先被判处一年半的审判。他今天改变了辩护律师,他的第二深度辩护律师周兆成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将“惩罚老师”。写入《教师法》的权利,明确了“教师教育纪律权力”的规则,能够真正杜绝“20年后击败老师案”的悲剧重演。作为案件的二审辩护律师,他不会原谅张,但更愿意解决张某和张某之间的师生不满。

北青日报:案件的进展如何?

周兆成:在接受委托后,我和团队对此案进行了深入细致的研究。 8月5日,我到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向二审法官提交委托手续,并进行了审查。

由于案件刚刚到达中级人民法院,目前尚不清楚是否会在法庭上审理。但是,作为辩护律师,我向二审法院提出,由于案件已成为社会热点,并受到全国人民的高度重视,为了避免舆论和公众质疑,建议二审法院应对案件进行审判。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法官也认真听取并记录了我党的意见。

北青日报:你有没有在看守所见过一个警卫?他的情况怎么样?

周兆成:7月22日我去河南拘留所看望他。其他人看起来很瘦很苍白。他意识到,他为自己的“冲动行为”付出了痛苦的代价,他对自己的行为非常懊悔。

张某告诉我他是个“姐妹奴隶”,自从被拘留以来,他一直想念他的女儿。在会上,他也不停地大哭起来。他希望向张老师和他的母校表达他的忏悔和道歉。他还告诉我,他父亲可以带他去张的罪恶学校。

北青日报:第二审被告的上诉是什么?

周兆成:事实上,事发后,长某一直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但由于“言辞不当,表达不当,所以更糟!”被告的妻子和父亲也多次在网上公开向张老师和社区道歉。此前,有一位家庭成员亲自拜访了老师几十次,希望能得到张老师的理解。但不幸的是,张老师已经关门了。

作为一名二审辩护律师,我可以理解张老师和他的学校“拒绝和解”的强硬态度。毕竟,20年前,学校老师受到了纪律处分,体罚学生的现象很普遍。在那个时代,父母最常说的一句话是“请老师严格管教我的孩子”。如果你不服从,就给我一个诡计!”

因此,我们不能用今天的教师道德标准来评判20年前对学生进行纪律处分的教师的行为。但是今天,在这个案例中没有赢家。当我们谴责被告在街上当老师的行为时,我们是否考虑过,对于被告年轻的心灵来说,埋葬20年的“仇恨”是什么。

作为被告人的辩护律师,我决不会为被告人“扮演老师的角色”提供任何“借口和借口”。我总是认为“错了,错了!”然而,我们希望这“20年前”的眼泪和学生们的委屈!张某、张某和学校都无法解决“教育本身”的问题。任何一方都能承受。

北青日报:在张家的家人说他们不得不追究张老师的体罚之前,他们现在有这个计划吗?

周兆成:张的父母确实说他们过去会追究张先生的体罚。然而,这可以被理解为他父亲的一种护送,也是他的妻子在第一次审判判决后作出的过分言论。接受委托后,我与张的父母和妻子进行了深入而细致的沟通。我了解到,Chang与父亲的妻子的关系始终是一个好儿子,好丈夫和家庭中的好父亲,所以他的家庭才能在一审判决后就失控了,他们做了上述不恰当的评论。

北青日报:如果张从未接受道歉怎么办?

周兆成:在我的第一次见面会上,张某要我告诉他的老父亲帮助他对张先生和他的母校“犯罪”。在会议期间,张某写了《忏悔信》并希望张老师和学校原谅他。他写下时,他的眼泪反复弄湿了这封信。

8月6日,我将《忏悔信》送到了栾川县教育局和栾川县有关部门的雨中。由于我已经度过了暑假,我没有看到张老师和学校领导,但我也通过快递转移了《忏悔信》。交给他们。张某在《忏悔信》明确提到,他想委托父亲在教师节去实验中学给张和学校一个罪。

北青日报:教育部明确规定了教师纪律处分权的规定。在这种情况下有什么帮助和影响?

周兆成:我认为这是一个适应教育潮流的举措。只有教师的学科权力写入《教师法》,并明确了教师教育学科的规则。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彻底杜绝“20年后打老师案”的悲剧。

根据中国《教育法》和《教师法》的有关规定,教师有责任和义务对学生进行管理教育;但是,在过去,由于严格,不规范甚至缺乏程序规则,教师正确行使了纪律教育的权利。大多数教师“不愿意管理,不敢管理”的学生,还有“过度惩罚甚至体罚学生”。

所谓“严格的老师走出高中”,对犯错误的学生进行必要的惩罚是必要的教育手段,教育和惩罚在教育中是重要的,它是出于对学生的爱和保护。通过明确教师学科实施的范围,程度和形式,规范权利的行使,可以进一步提高教师的积极性和严格的管理要求。

教育部的举措是确保教师通过法律规定有效行使学科教育权,促进教师管理和管理,保护教师的合法权益不受侵犯,保持道德操守,防止“不适当的教育和过度的惩罚”。 “避免重复20年后教师案件悲剧”的现象。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张子元

主编:赵明

日期归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