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会议酒店 正文

金科环境实控权稳定性遭质疑

时间: 2019-10-05| 查看: 1801| 来自: www.tsmeeting.com

北极星水处理网新闻:金科环境已进入科技委员会的探究阶段。 8月23日,金科环境回应了上海证券交易所的首次询盘。

据公开资料显示,金科环境自2004年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深水处理和废水回收,依托膜通用平台设备技术,膜系统应用技术和膜系统运行技术三大核心技术。水处理和回收,运营服务和废水回收产品的先进设备和技术解决方案。

在调查中,上海证券交易所特别关注金科环保的股权结构,赌博业绩和应收账款。

怀疑公司控制权的稳定性

根据招股说明书,金科环境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是张惠春。作为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张惠春担任公司董事长,直接持有公司股份2589.2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3.6%。立信水务持有1837.5万股,占23.84%,是金科环境的第二大股东。北京企业中科诚持有1762.5万股,持有22.87%,为公司第三大股东。

上述情况引起了上海证券交易所的关注。鉴于金科的环境控制权是否稳定,上海证券交易所详细询问了金科环境。 “临新水务,北控中科城等实体可以为公司制定”三大“(即重大事项决策,重要人员任免,重大项目控制,大量资金使用等)实施控制或施加重大影响“”张惠春能否控制公司,其他股东是否有可能控制公司“,”其他主要股东,该等股东的实际控制人是否有“寻求控制权的计划公司上市后“等等。

金科环保回应,张惠春一直是公司最近两年的第一大股东,直接持有该公司30%以上的股份。 2017年11月,张惠春与16名自然人签约《一致行动协议》。此后,张惠春控制了金科环境49.63%代表的投票权。此外,在张惠春实际控制地位的证明中,李苏波通过卡福德控股有限公司间接持有的公司股份未计算,并且李苏波间接持有公司股份并无影响发行人的股权。

金科环境还表示,根据《公司章程》,立信水务和NCC不能仅仅通过其持有股票的投票权来批准或否决一项法案。改革以来,股东大会审议的所有法案都已经全体股东通过。没有利辛水务,NCC弃权或违反其他股东的投票方向。

金科环境强调张惠春与其他股东签订《一致行动协议》,以确保公司业务决策的一致性和连续性,进一步保持张惠春作为公司实际控制人的实际控制地位,提高决策效率制作公司的重大问题。然而,立信水务和北控中科诚持有公司股份以获取投资收益,不参与公司的日常经营和管理。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8月23日,立新水务公司除了金科环境23.84%的股份外,并未实际从事任何其他业务并投资于任何其他企业。

表演到赌博引起注意

上海证券交易所还担心,2016年7月和2017年12月,NCC,中国成都和中国汽车广茂分别与金科环境签订增资协议。在查询函中,上海证券交易所要求金科披露赌博协议的具体情况和可能产生的影响。

金科环保回复,2016年7月,北京企业中科城和金科水务(金科环境的前身)与当时的股东签订了增资协议,规定北京企业中科城股权转让完成后,北京企业中科城在价格1600万元,金科水务总注册资本为人民币4,358,300元。完成后,北京企业中科城持有金科水务23.5%股权。

当时,协议涉及履约承诺。 “金科水务等股东应努力使公司2016年净利润不低于2000万元,根据2016年预期净利润,2017年和2018年净利润年均增长率将达到30%。”此外,北中科有权派两名董事到金科水务局。在审议制定管理层股权计划的提案时,应先征得北京企业中科城的同意,然后再向公司授权;金科水务委任北京中科提名的候选人是财务部副总经理兼副经理。

根据招股说明书,2016年金科水务的净利润为1634.99万元,未能完成上述业绩。

在这方面,金科环境说:“履行承诺不是强制性的,其措辞是'应该有动力'。没有协议,如果上述目标不履行任何一方的责任,协议明确规定'履行承诺'不适用于上述责任条款。这种履行承诺只是为了促进公司的发展目标,而不是具有法律约束力。“

金科环境还表示,本次增资完成后,北京企业中科诚任命两名董事为公司,其中包括王祝玉担任董事。公司股改后,陆琦已不再担任董事;没有副总裁被提名经理,财务部副经理。

今年5月,北京企业中科城,金科环保及关联方签订了原增资协议补充协议,规定原增资协议的现有条款将自签订补充协议之日起终止,并将不再有任何影响。但是,在以下具体情况发布之日,条款将自动恢复有效:截至2021年6月30日,金科环境尚未完成在中国的IPO上市,或已自愿撤回IPO申请或其IPO申请已被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或上海证券交易所拒绝。撤销,以及首次公开招股申请在撤回/拒绝/拒绝之日未提交给金科环境。

“中国之光”和“金科环保增资协议”中的赌博条款也与首次公开募股有关。

2017年12月,CRRC和金科环境签署《增资扩股协议》,CRRC广生以2760万元认购了金科环境207万股新股(相当于新增注册资本2070万元)。第二次增资后,发行人的注册资本为2.6855%,剩余的保费包含在发行人的资本公积中。

协议规定,如果金科环境未能在2019年12月31日前完成A股上市申请材料,CRRC有权要求回购回购;如果自2022年12月31日起未完成,CRRC在上市后,有权要求回购方回购10%的股份;如果自2024年9月30日起尚未上市,CRRC有权要求回购回购90%的股份。

金科环境表示,5月16日,公司已向上海证券交易所提交了发行上市申请文件,与CRRC的协议也于同日终止。

主要客户的应收账款余额较高

招股说明书还披露了金科环境过去三年的业绩。2016-2018年,金科环境业务收入分别为1.67亿元、2.63亿元和4.02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1654.5万元、3544.2万元和6696.7万元;综合毛利率分别为33.13%、32.80%和35.93%。2016年至2018年,金科环保收入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55.33%,公司母公司净利润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101.19%。

虽然业绩亮丽,但金科环境的主要客户相对集中。2016-2018年,金科环境前五名客户分别占营业收入的77.97%、60.71%和64.61%,所占比例较高。

随着业务规模的不断扩大,金科环境应收账款余额也在不断增加。2016年至2018年,金科环境各期末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6505.3万元、7834.83万元和1.4亿元,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39.03%、29.81%和34.83%。

同时,金科环境的主要客户名单与大型应收账款企业名单存在巧合。

招股书显示,埃里克唐山是金科环境2018年最大客户,2018年收入6867万元,应收账款余额1486.65万元。

唐山艾瑞克成立于2017年11月20日,2018年12月调任金环境公司。

上海证券交易所在查询中称,招股说明书披露应收账款为关联方余额1486.65万元。是否存在关联交易不关联的情况,以及埃里克唐山的合同不是披露重要合同的原因。”

金科环境仅表示,在转让前,公司在承担BOT或PPP项目时产生的建设收入不会在内部抵消。转让后,由于转让交割日期为2018年12月31日,相关交易未作为关联交易披露。2016 - 2018年,唐山埃里克是合并范围内的子公司;从2019年开始,明年将与唐山合作。 Eric的交易作为关联交易披露。

原标题:金科环境控制权的稳定性受到质疑

(编辑:DF314)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