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唐山美食 正文

高满堂“三老”收官作,为何锁定《老酒馆》?

时间: 2019-09-19| 查看: 733| 来自: www.tsmeeting.com

在电视剧《老农民》《老中医》之后,镀金编剧高曼堂的“旧”系列《老酒馆》的最后一部分将于8月26日开门。结束《老酒馆》的“三个老人”的结局是什么?俗话说,好吃的食物不怕迟到。从头到尾,自然就是最后的结局。

一个世纪的老化,酿造旧酒

所谓的精美产品可以经得起时间的考验。高曼堂的许多作品都是这样的,如《闯关东》《家有九凤》《北风那个吹》等,所有这些都可以让观众看起来很新,而且从不厌倦。对于这个《老酒馆》,高曼堂曾经说过:“我不想一时热,但我经得起时间的考验。”之所以这种窒息,是因为这部戏剧长期以来一直在高门堂的心脏地区繁衍生息。在我的脑海里已经有很多次了,戏剧中的每个角色都成了他的老朋友和老朋友。

作为关东的后裔,高满堂从祖父那一代来到大连。他的父亲在兴隆街开了一家老酒吧。他的父亲是一个善良,正直,幽默,智慧,宽容和气氛的人,他是这条街的中坚力量。各种各样的人来到老酒吧喝酒。他们喝了一罐陈旧的葡萄酒,留下了最麻烦的时代最真实,最精彩的故事。就像陈的内阁七分钟片段一样,“我们的老酒吧是一个玩耍的地方”,突然袭击了剧中的灵魂。

多年来,高朋堂的脑海里浮现出“饮酒者”的故事,从最初的无意识到无意识的写作欲望,但是高满堂崇尚历史,尊重父亲。他知道要创造一种能够生存的作品,它必须在他的心中滋养,慢慢融入他自己的血液中。在液体中。他一直把这些故事放在心里,让它们像鱼一样游来游去,慢慢地培养它们,让它们逐渐变得饱满而强壮。最后,当这些故事从他们的喉咙中冲出来并落到他们的笔的尽头时,高曼堂知道这个故事的关键点已经到来。在我父亲百年祭祀的那一天,高满堂在他的坟墓里对我父亲说:“爸爸,我想写下你。我想写一下兴隆街的村民。我想把你们传达给今天的观众“。

所有的声音都会产生噪音并推断出各种生活

《老酒馆》讲述了陈淮海的故事,他是一位山东人,上世纪初来到广东,经历了艰辛,终于在日本殖民统治下定居大连开了一家酒吧谋生。并用旧酒吧与抗日伐木者交朋友,传播爱国主义,反对殖民者。

在比赛开始时,它突然爆发,人们意外地被带进了它。各种人物之间的关系迅速发展,帷幕制定,好戏剧逐一上演。当角色出现在下一个舞台上时,你会发现每个角色都有很强的认知度。核心人物陈怀海的生活,商业,忠诚和孝道的哲学并不需要说,在一群人物中,生死攸关的五个朋友都有自己的特点,三位大师都冷酷幽默,古老的蘑菇是狡猾和光滑的,半女士是勇敢的。聋哑是忠诚的,各种饮酒者都很活泼灵活。

高满堂说过,人物塑造最难的两个字是准确,这种准确不一定是生活中的准确,但一定要是艺术分寸上的准确。我们有些剧作只是一味去挖掘人物的特质,但是没有赋予人物以合理的根基来烘托,因此人物容易失分寸,立不住,不可信。《老酒馆》里的众生相,个个都那么朴实动人,不知不觉你会发现他们已走进你的心坎里,你会被他们的命运所牵挂,为他们或击掌叫好、或黯然神伤,忍不住唏嘘。而整部剧的境界和情怀就在这些人物的命运中渐次展开。

爽正兼备,打造新派传奇

《老酒馆》是新瓶装老酒,爽正全都有。“老酒”当然指的是电视剧最核心的部分:内容。多年来,高满堂一直秉持着现实主义的创作理念,他说编剧是用灵魂吃饭的,在他的作品中总是隐藏着对现实的严肃思索和人文关怀。《老酒馆》传递了“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家国情怀,弘扬了“仁义礼智信”的传统美德,展现了中华儿女“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高尚气节。他用民族传统辉映时代精神,对当下人们的精神境界是一种净化和提升。

“新瓶”就是电视剧所呈现的形式。高满堂在保持经典创作路线的同时,也在思考如何更好地与年轻人对接,争取打通与年轻人之间的那堵墙。他在剧作中加入网剧思维,从影像画面到叙事节奏,都兼顾爽感,打造新派传奇剧。其实,小酒馆里有大江湖,酒客们你方唱罢我登场、各方势力你来我往你争我斗本身就是一件极带爽感的事儿。值得一提的是,高满堂的台词功力相当了得,剧中人物语言幽默得体,细品起来更是有味道、含哲理,给该剧的加分不少。

《老酒馆》“开门”在即,“一人一嘴,一嘴一酒,一酒一味,各喝各的味道”,来的都是客,各位看官请慢斟细品。

(责编:韦衍行、丁涛)

日期归档
友情链接: